天气预报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» 新闻中心 » 扶贫要闻

【脱贫攻坚群英谱】田仁德:献给妻子的“美丽谎言”

日期:   字号: [ ] 视力保护色:
“挖机租给秀印高速公路建设方了,租金一时半会儿也收不到。”
“现在工资高了,每月有四五千,给你的是一半,我留下一半作零用。”
“现在不好好当支书,老了去哪里拿退休工资?”
这是印江自治县紫薇镇田家湾村党支部书记田仁德,献给妻子的三个“美丽谎言”。

今年56岁的田仁德,从2014年全国脱贫攻坚战打响,就把“家”安在了村委会,一台电取暖炉、两张床,成了支书办公室的风景,那支强光手电,则是他夜行的伙伴。
“有时候,村主任或会计,也在这里睡。”他笑着解开记者对两张床的疑惑。

田仁德有两台挖机,自己还有挖机操作证。为了全身心投入到脱贫攻坚战,他卖掉一台挖机,剩余的一台请人开,每个月支付7000元的工资。“由于没时间出去联系工程。上次在坝峨村做完活,就闲置起来了,已有将近一年时间了。”
挖机每月的收入去哪里了?“挖机租给秀印高速公路建设方了,租金一时半会儿也收不到。”这是他献给妻子的“美丽谎言”。
每个家庭都有一定的开销,最起码的生活要有保障。田仁德说,每个月1700元基本工资、400元绩效工资和650元退役军人补贴,全部交给了妻子。
“一个月2000多块钱工资,收入还当不住你请的挖机师傅,一天就塞在村里,值得蛮?”
面对妻子的不满,他笑嘻嘻地说,“现在工资高了,每月有四五千呢,给你的只是一半,我留下一半作零用。”这是他献给妻子的又一个“美丽谎言”。
其实,他自己平时的零用钱和每月交村食堂的500元生活费,是收以前自己开挖机时还没收到的陈年老账来维持。田仁德说,要兼顾家庭,又要兼顾工作,只能节约点。
“再说,我都快60岁了,做其他不得行了,现在不好好当支书,老了去哪里领退休工资?”领退休工资,是他献给妻子的第三个“美丽谎言”。

正是三个“美丽谎言”,田支书更加赢得妻子的信任,一心扑在村里的集体事务上。
产业兴,才有巩固脱贫成果的后劲。2018年,在田仁德的带领,以村集体经济方式流转撂荒的200亩茶园,成立茶叶专业合作社。经过精心管护和施肥,零星散落的撂荒茶田,变成了生机勃勃的成片茶园,“这个合作社的成立,对我们这些老百姓很有好处。去年我在这务工,就将近有15000元的收入。”村民李茂霞说。
“今年我们的春茶茶青收入已达47万余元,合作社付给群众的土地流转费每年是4万余元,去年冬管付出去的务工费是12余万元,这每一笔帐都是老百姓的收入。”村会计克明介绍道。
合作社的成立,不仅解决群众就近务工,还让撂荒的茶园变成老百姓的“绿色银行”。殊不知,这喜悦的背后,包含了村干部多少艰辛。组织群众会就开了52次,说破了嘴皮,这事才得以解决。田仁德说,“没有资金,是我想方设法并担保贷款128万元成立的合作社。”
“这个脱贫攻坚,田仁德把村民搞富了,把自己搞穷了,要不是脱贫攻坚拖住了他,他的挖机一个月要找3万元左右,”紫薇镇脱贫攻坚指挥长杨晓凤说,“从2017年开始,他的挖机就没好好运转过,这几年下来,他损失的金钱至少有80万元。”

“他顾全大局、服务群众,舍小家,顾大家,把村支部书记当作人生的一份职业来做,真正践行了一位共产党员的初心与使命。”紫薇镇党委书记汪明这样评价田仁德。
2019年10月14日,田仁德的父亲在县医院病逝。当天恰逢紫薇镇召开脱贫攻坚推进会,会议要求各村支部书记参会。田仁德接到通知,二话不说,把父亲的遗体从医院运回老家后,急忙赶到镇里开会,散会后才赶回家料理父亲的后事。
“我以为田仁德会打电话来请假,可是我一直没等到他的电话,我以为田仁德是忙,忘记请假了。但召开会议的时候,他却坐在会议室里,”紫薇镇党委书记汪明说,“当时,我真的很感动!”
“把村支部书记当作人生的一份职业来做。”田仁德的“公务情怀”,要从一场真枪实弹的战争说起。
19岁那年,怀揣着捍卫祖国的热血情怀,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炮兵侦查员,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。一个多月都在山上勘测地形,看见战友们一个个倒在战场上。

“那个时候,我对‘有国才有家’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。既然我能幸运地活着回来,我就一定要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报效自己的祖国。”这是田仁德保持“退伍不褪色”、“退伍不退志”的精神动力。
退伍后的田仁德做过牛生意、做过肥料生意,收入还不错。“90年代初,我拉一车牛到湖南的邵东一带卖,再拉一车复合肥回来,一个来回,可以挣1000多元。”田仁德说。
做生意那几年,不仅自己挣到了钱,也带动了村里部分人致富,积攒了人气。1995年,在村级班子换届选举中,田仁德被村民推选为村主任,1998年,他以满票当选为村支书。

作为田家湾村的当家人,怎样才能让深居“闺中”的田家湾和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,让群众过上好日子呢?田仁德好几个晚上睡不着。
要致富,先修路。1996年,全村老少全出动,通过一年多的不懈努力,路才得已修通。“那年,我全年有120多天在村和县之间跑,交通费、生活费等都是自掏腰包。当时村里会议上说,我出去跑项目、找物资,每天给我4元钱的补助,到现在也一直没兑现,那个记账的本子还在老支书甘朝魁那里。”说起修路的事,田仁德苦笑着,“开群众会协调土地,解决一些麻杂事,回回都要贴几包烟钱。”

路通了,教育问题又成为村里的头等大事。1997年,村学校只有占地100余平方的木房作为教学楼,他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到县城开会之际,他壮起胆子找县长和教育局长,请求给项目修校舍。
“当时,帅县长说,你能在15天内解决‘三通一平’,我就想方设法给你们村争取资金。”田仁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觉得自己有些唐突。
得到县领导许诺的当天晚上,他就组织开群众会,商议学校征地事宜。在15天内,硬是把水、电、路和地平问题解决了。速度之快、质量之高,让县领导惊叹。学校建设项目很快得到了相关部门的批复。
“这座占地1000平方米的新学校,覆盖田家湾、官寨、竹根坡三个村,学生多的时候有400多人,教学设施相对完善了,能留住好老师,教学质量也随之提高了,从山里走出去的孩子越来越多。”
随着孩子的长大,教育和家庭开支也越来越大。1999年,田仁德想着村里的水、电、路都通了,学校也建起来了,便辞职南下打工。
一个多月后,他收到了老支书甘朝魁的信。“仁德,应全村群众的要求,我给你写这封信......田家湾村民一天也离不开你,有你在,田家湾村民才有主心骨!”结尾这句话,激起他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,他毅然地回到了需要他的故土。
这一干,就是21年。从青丝缕缕,干到了两鬓斑白,21年的心酸苦楚,坚持、坚守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在采访中,田支书的一言一行无不感动着记者。“如果这篇报道刊发后,你的妻子因为你撒谎而生气,引发家庭矛盾怎么办?”他说,有救兵!他会把在平塘县脱贫攻坚一线的小儿子叫回来,让他来做工作,告诉他妈:脱贫攻坚战有多么艰辛,打赢脱贫攻坚战就有多么光荣!(张玉莲、任廷津)

来源:微印江


上一篇:
下一篇: